戴旭:人工智能是“军事实力的关键”战场将游戏化

2020-2-22 01:19| 发布者: 云彩花语| 查看: 73| 评论: 0

摘要: 5G“新军备竞赛”与“数字化时代的科技战争”美国《纽约时报》在题为“美国逼盟友在与中国‘新军备竞赛’中对抗华为”的报道中宣称,美国过去一年已开始一场秘密的、带有威胁性的全球运动,以阻止华为与其他中国公司 ...


5G“新军备竞赛”与“数字化时代的科技战争”

美国《纽约时报》在题为“美国逼盟友在与中国‘新军备竞赛’中对抗华为”的报道中宣称,美国过去一年已开始一场秘密的、带有威胁性的全球运动,以阻止华为与其他中国公司参与到互联网控制系统的改造中来。特朗普政府认为,世界正在进行一场新的军备竞赛。虽然这是一场涉及技术,而非常规武器的竞赛,但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同样大的威胁。

在一个由计算机网络控制着最强有力武器(除核武器以外)的时代,任何主导5G技术的国家,都将在本世纪的大部分时间拥有经济、情报和军事上的优势。向5G的过渡很可能更具革命性,而非渐进性,这种过渡已经以雏形系统的形式在达拉斯和亚特兰大等城市开始.......

这是第一个为传感器、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和其他设备提供服务的网络,这些设备将不间断地相互提供海量数据,让工厂、建筑工地乃至整个城市更少在时时刻刻的人工干预下运行。这个网络还将让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工具得到更广泛的应用......美国政府坚信,这场“军备竞赛”只有一个赢家,成王败寇。

6月7日,出席第23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的俄总统普京批评美国打压华为时说,“在某些圈子里,这被称作正在到来的数字时代首场科技战争。”

在美国发起对华为全球绞杀战之前,世界上已经连续发生无人驾驶汽车在各地投入应用;无人机刺杀委内瑞拉总统(未遂)事件等。

在2018年的珠海航展上,我亲眼看到上万架的无人机,在空中任意组合各种图案。我还看到庞大的无人艇在海面灵活变幻队形。

无论是在战略层面还是战术层面,我都看到同一个情景扑面而至——

智能化战争时代正在塑造21世纪新型军队

五角大楼一名高级官员不久前说:“第一个在战场上展开能够关闭敌方指控系统的电磁脉冲武器的民族,将改变战争的面貌”。他所说的是将电磁脉冲武器与人工智能相结合的情形。电磁脉冲武器早已存在,而人工智能也已存在。他想象的是“结合”。

这只是未来战争的一个小场面而已。智能化战争的概念,像以往一样又在美国首先被叫响。这个痴迷于新技术武器和好战的大国,总是对新军事时代的到来格外敏感。还在2014年的时候,美国就发布了下一阶段军事发展的战略纲领: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在“里根国防论坛”上,提出一个投资尖端技术与系统的“国防创新计划”,推出以“创新驱动”为核心、以发展“改变未来战局”的颠覆性技术群为重点的第三次“抵消战略”,旨在谋求技术优势抵消主要对手的战略优势,以掌握新一轮军事革命主动权。

美国防务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在发布《迈向新抵消战略:利用美国的长期优势恢复美国全球力量投送能力》的报告中,提出美国借以维持军事技术优势的五个关键领域,第一个便是无人作战。

报告称:美军军事优势首先体现在无人作战系统中。由于无人系统具备任务航时长、生命周期成本低以及机组人员零伤亡等优势,自主程度日益提高的无人系统将构成美军全球监视与打击网络的核心。目前已形成优势作战能力的系统包括空军的各型无人机、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无人地面战车(UGV)等。海军的无人水面舰船(USV)和无人水下航行器(UUV)等作战系统仍处于研发试验阶段.....

作战云:美军未来作战体系的灵魂

第三次“抵消战略”的核心是通过综合集成,创新发展颠覆性先进技术武器,突出作战概念创新,推出“作战云”,重点关注人工智能、3D打印,定向能武器、电磁轨道炮、士兵效能改造、自动化无人武器系统、智能武器、高超声速武器等新概念武器。概言之,就是智能化军队、自主化装备和无人化战争。

这一战略还提出以新技术、新作战概念与新作战样式为基础,造就一支精干、高效的联合部队——即新美军。这支新美军中,人类士兵将大大减少,智能化、无人化系统和兵器将占主导。

美军计划2035年前初步建成智能化作战体系,对主要对手形成新的军事“代差”;到2050年前美军的作战平台、信息系统、指挥控制全面实现智能化甚至无人化,实现真正的“机器人战争”。

2050年——距今30年。这正是任正非提出的智能化社会到来的时间。

如同历史上火器淘汰弓刀,枪炮淘汰战马一样,智能化和机器人军团,将大规模淘汰人类士兵和现有愚笨型工业化作战平台。自拿破仑开辟义务兵役制以来,军队的规模就呈现无限扩张的趋势。但是,现在,物极必反的情形出现了。

当生产线无人值守成为普遍事实的同时,阵地也将成为没有人类士兵值守的前沿,几乎一切直接搏杀的场合,都将(主要)由机器进行。

我看到美国和其他一些大国已经在研究无人僚机。当无人僚机问世的时候,他首先消灭的可能是有人长机——因为更加聪明的智能系统,也会把人从长机的驾驶舱里请出来。

美国在试飞无人僚机

战场游戏化,是必然的趋势和很快就会出现的场景。现在,各种仿真技术已经可以将真实的战斗在战前被虚拟一遍。而真正的战斗,不过是已经虚拟过的场景重演一遍。人类生命不能复制,但机器人是可以无穷无尽复制。这意味着什么?

在此,我们需要想象力。

在非智能化战争中,人类士兵作战主要靠纪律约束、规范,靠荣誉激励,作用于内心,以产生战斗力;在智能化战争中,机器人士兵主要靠智能化电脑的运算,以及自身的机械配置,来获取优势。非智能化战争中,决定战争胜负的人和物两种力量中,人的因素占比最高,是决定性的因素;智能化战争中,虽然人仍然是决定性的因素,但人力的部分主要体现在智慧上,而物的部分将被嵌入智的元素,成为智能武器。

这已经不仅仅是数学和物理学问题,还是哲学问题。

作为大国战略竞争中生死攸关的关键领域,人工智能概念现在炙手可热。

2016年,美国先后出台《国家人工智能研究和发展战略规划》,《为人工智能的未来做好准备》以及《人工智能、自动化与经济》。

2017年8月,美国国防部表示,未来人工智能战争不可避免,美国需要“立即采取行动”加速人工智能战争科技的开发工作。

同年7月,中国发布国家层面的人工智能发展规划。

同年9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说“谁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者,谁将成为世界的统治者”。

三个月的时间内,美、中、俄三国,同时谈“智能”,问题的严重性已不言而喻。

2018年5月,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就宣布将组建人工智能特别委员会。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9年2月更发布《维护美国人工智能领导力的行政命令》,承诺美国将在人工智能,5G、量子科学以及先进制造业中保持领导地位。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在发布题为《战场“奇点”:人工智能、军事变革和中国未来军力》的报告中说:人工智能的出现会从根本上改变战争特征,引起从当今“信息化战争”向未来“智能化战争”的转变,届时人工智能将是军事实力的关键。

我重复一遍:人工智能将是“军事实力的关键”!

人们在什么样的时代,就会有什么样的战争观念,军队相应地就有什么样的形态。不适应者,都被时代淘汰。

因此,思考智能时代的战争,就成为当代军人、思想者和战略家的共同的紧迫任务。智能时代的主要技术特征是运算。从决策到行动都更快。在一个快字下面,是我们需要继续想象的方面:

为了使军队的协调组织更快,工业化时代分领域作战的陆海空等各军兵种可能将取消,这主要是无缝连接的需要。如同四肢和头脑内脏构成一个人一样,整个军队也变得如一个机器人——机器和人的完美组合体。而如果用一个人或智能机器人的标准来衡量,现在工业化(信息化)的各国现行军队还是一个笨拙的、松散的拼装式木偶。即使如美国网络系统发达的现行军队,也不过就是运转稍灵活的木偶。

如航空母舰、大型有人驾驶空中平台和陆地作战平台,可能将走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无人化攻击集群。由此可能将带来常备军团的取消。存续于军队多年的军师旅团的编制可能也将消失。未来军队的最大作战单位,有可能是营。而相当多的人类士兵,可能作为“养蜂人”存在于远离战场的掩蔽物中。这种蜂,有空中无人机蜂群,地面的无人坦克蜂群和海上的无人艇、无人潜航器群。

美国在大力研制脑控武器。这是智能化时代的核武器,或称智能时代的战略武器。这才是真正的兵不血刃和不战而屈人之兵。

大国想着以最节省生命的方式制服别的大国或小国,而小国则同时想着同样的问题,区别只在于目的。以往的历史表明,新技术革命是一把双刃剑,而人工智能这把双刃剑可能更加锋利。核武器的问世,并没有使美国的军事实力更加增强,恰恰相反,它的军事实力被大大削弱和限制了。

中国在没有核武器的情况下,连续与它进行了两场大规模战争,并战而胜之。它不敢对同等实力的苏联使用核武器。后来,它对实力完全不成比例的朝鲜也束手无策,原因便在于朝鲜用技术非常不成熟、且数量稀少的核武器,就让拥有庞大核武库和世界第一常备军的美国,不敢轻举妄动。

可以想象的一个场景是,智能化时代,一些军事小国或非国家组织,将更容易掌握这类广泛分散的智能化武器,进而更加便于实施恐怖袭击。而大国特别是超级大国,反而处于更加被动防御、防不胜防的境地。换言之,游戏化的战争将带来游戏化的政治。本拉登折腾了美国十年,IS又折腾了美国近十年之久。

它们还没有智能化武器,但是,它们利用了当下的网络化系统。如果这类极端组织拥有了智能化武器,并且如本文开头一样,也和现行武器进行了成功结合,那美国又将如何?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技术策层面的智能化,无法解决社会层面的政治化问题。我唯一能看到的是当下各种混乱场面将更加令人眼花缭乱。我不一定能看到超级大国的消亡,但我一定会看到它更加烦恼丛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