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要打一场“地对空”的AI之战

2020-7-14 01:30| 发布者: 散沙| 查看: 164| 评论: 0

摘要: 近期视频电商掀起的时代大潮让几乎所有内容公司和电商巨头都陷入激烈竞争之中,腾讯却仿佛置身事外。这个中国互联网产业的流量之王,此刻正专注于另一场战争——AI之战。这场技术突围战的炮火中心远离大众视野,听起 ...


近期视频电商掀起的时代大潮让几乎所有内容公司和电商巨头都陷入激烈竞争之中,腾讯却仿佛置身事外。这个中国互联网产业的流量之王,此刻正专注于另一场战争——AI之战。

这场技术突围战的炮火中心远离大众视野,听起来高深莫测以至于无趣,但它的重要性不亚于持续了20余年、显露于前台的C端战争。流量那是马化腾和张小龙玩剩下的,AI才是未来的主人翁,巨头们正试图建造一座桥梁,将现在和未来连接起来,这座桥梁的名字就叫商业化。

BAT三家中,百度的路线更像是“地对地”,醉心自动驾驶和语音识别;阿里的策略是“空对地”,靠着在阿里云的市场份额和技术优势高举高打;腾讯C端用户优势决定了它最有效的作战方式是“地对空”,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创造丰富的应用场景。

去年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总裁汤道生接受字母榜(ID:wujicaijing)专访时曾提到,马化腾给他未来几年定的目标是,在产业互联网领域的不同行业,既给合作伙伴和客户创造价值,也基于这些创造的价值建立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汤道生

与阿里相比,腾讯在云时代起步时间略晚,拿下AI战争的胜利并不轻松,但腾讯后发制人的机会仍然存在,那就是丰富的场景优势, AI技术的输出有to C的,有to B的,有to G的,但最终都是要直面用户,而论用户和场景资源,中国没有哪家公司能比得过腾讯。

930时的腾讯尚处于军备竞赛阶段,而现在,这场巨头的AI之战已经正式打响,从近期动作来看,腾讯的AI野心正在显露。

近日,优图发布了AI泛娱乐平台、广电传媒AI中台、内容审核平台、工业AI平台四个平台产品,通过这几个平台型产品,腾讯正将自家的AI能力系统性对外输出。

2018年腾讯930调整之后,马化腾曾提到腾讯有两张网,一张消费互联网、一张产业互联网。

而人工智能就是产业互联网的中央处理器。在上一个流量时代,腾讯掌握了流量阀门,现在,产业互联网正展现出规模化特征,客户更多,产品更新的速度更快,技术使用的成本也越低,腾讯新世界的大门正通过流量之外的另一个阀门——AI徐徐打开。

汤道生去年接受字母榜专访时曾表示,CSIG和很多事业部有很深的业务合作,比如和微信事业群,在支付、企业微信、小程序等方面都有深度合作。

这背后有马化腾的直接推动——在微信里为智慧产业几个核心业务寻入口,以建立客户和终端用户的连接。比如微信里的腾讯健康入口,可以为用户提供医疗资讯、社保卡连接、在线问诊服务等服务,而这种服务将提升腾讯在与药厂、医院、政府响应部门的竞争能力。

“如果腾讯没有这些C2B的打法,可能只能去这些行业卖数字服务、卖云,那合作是相对薄弱的,只有我们能够更好地服务客户,客户才会愿意跟我们有多层面的合作。”汤道生认为。

基于丰富的应用场景做AI是腾讯必然的发展路径。这个技术、平台、场景三层机构的体系中,实验室储备技术能力,腾讯云等负责对外开放AI能力,内部场景应用向外部产业化场景落地延伸。

腾讯优图实验室在2012年成立之初就逐渐将图像压缩的技术应用于QQ空间,这是腾讯AI迈出的第一步,但此时AI的价值停留在节省业务成本阶段。2014年,优图实验室开始将视觉AI技术应用于与微众银行合作的远程开户,“我们发现,优图的很多技术不仅可以在公司内部使用,还开始对外输出。”腾讯优图实验室副总经理黄飞跃在采访中介绍。

此时腾讯AI的技术输出仍旧是散点式的,未成体系和规模化,从2016年开始,优图开始将一系列技术通过优图开放平台、以腾讯云为窗口进行整体地对外商业化输出。这在内部被看作是腾讯技术落地产业走上快速轨道的标志性动作,此次腾讯开放4个AI平台意味着腾讯正进入商业化输出的规模化阶段。

现在优图实验室正不断依托C端用户和场景优势输出AI能力,内部产品和腾讯云、微信等都是优图的输出口。据黄飞跃介绍,腾讯内容与平台事业群(PCG)是其中一个与优图合作较多的事业部,比如优图的人像分割、人像美颜、人像生成都会通过微视、QQ等产品直接面向C端客户。现在优图这套面向泛娱乐行业的AI系统能力已经通过新发布的AI泛娱乐平台对外输出。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一大痛点是AI场景方案往往难以复制,需要各家通过不断的实践找出适合更多场景的通用型方案。腾讯的这套基于场景的AI实践意味着往往其AI能力已经由内部多种用户场景的打磨,并且被内测到的用户规模是巨大的。

“我们的技术不是纯技术,而是通过内部很多场景应用打磨出来的技术。”腾讯优图实验室总经理吴运声举例说,比如会议有时在窗边有光线很强的情况、有时在很暗的环境里,而这些场景都是优图打磨过的,曾在QQ、微视中实战运营过。

“产业互联网不仅仅是to B、to G,它的终点依旧是服务好C端用户,优图实验室的能力可以通过QQ、微信、小程序、公众号、微信支付触达十几亿用户。”黄飞跃认为。

优图实验室过去8年的经验是,会根据用户反馈和技术落地中存在的问题不断迭代优化效果,这会逐渐形成一种良性循环,技术更新带来更多客户,客户数量的增加扩大实践样本以促进技术继续升级,“技术和业务落地会形成闭环。”黄飞跃表示。

除了C端用户可以稍加感知的美颜、变脸等AI功能,许多C端用户难以察觉的AI变革正在流水线上发生。

与华星光电的合作曾被马化腾几次公开提到。过去,华星光电的生产线每天会产生一两百万张图片,为了保证面板质量,公司雇佣了大量的质检员,光是质检就有100多道工序,需要100多人上岗,繁琐复杂,每个质检员要看1万多张图片,一名质检员平均要花费2秒的时间完成对每张产品图片的缺陷分类工作。

这种效率很难满足工厂产能的快速增长。华星光电与腾讯合作后,腾讯通过深度学习和边缘计算,用AI实现了20多小时不间断检测,识别单张图片只需要500-600毫秒,对比人工判片,AI识别速度提升5-10倍,每年可以为华星光电节省超千万元的成本。

据汤道生介绍,腾讯和中国商飞共同打造了复合材料检测领域的“AlphaGo”,以往一个飞机核心部件,比如尾翼的复材检测,需要几个老师傅花费数十小时来检测,耗费几十万的成本,但现在通过腾讯AI辅助检测系统,只需要一个普通检测人员,花几分钟时间就能完成,还可以检测出人眼无法发现的细微缺陷,整体检出率提升到99%。

在腾讯的工业AI版图还有另一个案例,图像识别、语音识别等技术,让物体和行为的全面数字化成为可能。例如,腾讯与空中客车合作,建立车间运营的智能辅助分析系统,通过优图的计算机视觉分析,进行定位、工时分析和货物到位识别,将人和物的行为数据化。

类似节省人工的例子还有保险行业。在传统健康险核保流程里,涉及到体检报告上传、分析、核保等多个流程,过往这些流程完全由核保师人工完成,人工核查录入面临体检报告类目多、人工录入慢,准确率不能保证、录入时间不能灵活处理等问题,而人工核保手段约每年核保20万份,成本达到约每年800万,审核一份保单平均需花费约40分钟。随着近些年保险业务量的激增,优秀核保师的缺口越来越大。

优图基于OCR算法,已经实现核保作业全流程数字落地与智能自动,核保效能提升超60%,审核一份保单平均耗时15分钟,每年约能节约人力成本400万元,只需20个月就能收回投资成本。在这套模型下,核保结论预测准确率90%,核保效能提升60%。

通过技术、平台、场景三层架构,腾讯得以将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两张网连接起来,但两张网之外,腾讯还有第三张网——投资网。

3Q大战之后,腾讯的风格是广交朋友,在腾讯流量支持下,拼多多、京东、美团等小巨头市值屡创新高。如今在to B和人工智能领域,依旧如此。

汤道生说,面对to B业务的客户,要让对方感受到腾讯是来做助手的,虽然腾讯是给客户提供方案,但并不代表腾讯就很懂这些客户的领域,“我们绝对不是高高在上的,掌握了微信这一独有工具,就强势地要求排他。”

对to B领域的被投公司,腾讯也是如此。汤道生透露,同样支持腾讯的被投公司使用支付宝,公司如何决策是他们自己的事情,“Pony(马化腾)从来都不是很强势的,动不动就要二选一,哪怕腾讯是控股、单一大股东,仍然会让公司老大有绝对控制权,并且也不会勉强他们合作。”

这种策略已经初见成效,一个例子就是微众银行。在健康码、银行开户等流程中,人脸核身必不可少,而这是优图从2014年和微众银行合作后开始进行的技术实践。从微众银行开始,腾讯接触到了海量用户和实际用户使用场景,进行了5次以上的方案迭代,从最开始的动作唇语活体、简单动作加无交互的纹理检测、到光线活体的技术等,逐渐将活体检测能力提升。“优图有很长的时间沉淀和海量用户的触达,需求积累的过程让我们能将技术做到极致。”黄飞跃说。

“人工智能仍然是一个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产业,专业分工细,垂直技术门槛高,没有企业能够拥有发展AI需要的全部资源。我们搭建了腾讯AI开放平台、腾讯AI加速器,做好技术开放和产业共赢。”汤道生表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